總瀏覽量

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

我的格物致知(一)


在圈內混了這幾年,除了學習圈內的一套與人相處之道,對「物」的摸索,似乎也是構成現在這個我的重要成分。乾脆就來做個階段性回顧,順便灌溉一下猛一看已經九個月沒更新的這裡吧。

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

成全

這幾年來深深覺得,人與人來往,最難能可貴的就是成全兩字。

我們都知道,對於在乎我們的人,我們多得是手段,可以試著去影響對方的決定。

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

[極短篇] 廣播


『各位住戶您好,皇上即將抵達本社區。想得到聖上臨幸的住戶,請至正門準備迎接。』


(完)

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

[極短篇] 家庭聯絡簿

這間學校的家庭聯絡簿是這樣的。

老師只打學生一邊屁股,家長看了就知道孩子在校犯了多嚴重的錯誤,再把「家長欄」補滿,就完成了這一天的簽收。

(完)

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

[極短篇] 魔王與公主

「呃,妳不要叫太大聲,會有人來救妳的。」
「喔,好啦。」

於是魔王與公主繼續低調的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

(全文完)


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

戒心

幾個月前,難得有機會連續且交錯式的在聚會與私底下這兩種不同場合挨打,讓我有了意外的發現。

那就是,原來我也會因為處在絕對放心的條件下,就變得非常怕痛。

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

點蠟燭

回顧自己對打屁股這個喜好的發展歷程,似乎有過不少缺憾。但經歷缺憾倒也挺有益處的,我現在能夠堅定的繼續走現在走的路,終究還是建立在這些過往之上。

但我有時候還是會忍不住覺得,如果當初能夠多看到一些針對打屁股當中歡愉成分的描寫就好了。

就像以前在文章中提過的,描寫打屁股主題的小說作品裡,只要稍稍加上DS或管教這類重口味的心理描寫,頓時就會增色不少,很容易讓人以為自己喜歡的就是這一味。

甚至有可能會覺得,如果我少了對這些重口味心理成分的渴望,追求的不是處罰而是舒爽、歡愉,是不是表示我只是純粹追求肉慾?是不是就好像比較低等?